《求求公子别黑化》主角景宸安熙岸,是小说写手“没墨汁儿了”所写。精彩内容:神像中心的神印散发着最后的金光,那是他们最后的一缕元神也将消失在天地之间。那几万水兵拉着弓箭,一支支利箭飞向景宸安,景宸安手掌拍地身前出现了护身结界,“他撑不了多久了,诸位!加把力!”不过多时,景宸安被击退撞在神像下,吐出几口血,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玩儿真的是吧。”那三条孽龙的护心磷被...

求求公子别黑化

免费试读

他跌入河底,河底恶魂、恶鬼及多不断啃食他的血肉,可景宸安的血液会灼伤世间妖魔之物。

他用了最后一口气,召来河底所有恶鬼、恶魂,吸食它们为数不多的力量,让他如获新生。

他忍着剧痛抽出腹部的蛇骸剑,睁开眼冲出水面,神将武夫拔剑向他砍去。

站在岸边的九阴及众神看着这一幕,都感到震惊,一个妖邪魔道之人竟也能历劫成神,怕是要把这天地搅得个天翻地覆。

“诸位,该除魔卫道了!”

在景宸安与神将武夫周旋时,众神捻决摆出九真伏魔阵,八十一只金色诛魔刀合成一大刀,关帝法相拿着它朝景宸安斩去,景宸安见势不妙,立马闪躲。

他想起当初落水时,水下有恶魂恶鬼,”若是能为我所用…”他用剑划破掌心,热血滚烫灼灼,足以让蛇骸剑听命于他,以血为墨以地为纸,“召水中神兽!”

天河下的三条孽龙刚要冲出水面,却不想河水结冰,大声怨叫着。

景宸安杀红了眼,他不甘心,“今日我必要砍下这些神的头颅。”

此处不是幼泽,召不了那么多阴兵鬼将。

景宸安躲过关帝的招术飞身来到冰面中心,念着邪法,冰面下的恶鬼恶魂像是被什么东西指引着破冰而出,自愿与蛇骸剑融为一体。

冰面又变为水,河面西处都是漩涡,卷起的水花化作利剑,岸边河水里走出的一排排兵马战车皆为水做。

站在远处的九天玄女看着这场面和众神一样恩谢五方鬼帝。

“袍泽们。”

九天玄女低头默哀。

五方鬼帝共九人,到此时也不复存在了。

神像中心的神印散发着最后的金光,那是他们最后的一缕元神也将消失在天地之间。

那几万水兵拉着弓箭,一支支利箭飞向景宸安,景宸安手掌拍地身前出现了护身结界,“他撑不了多久了,诸位!

加把力!”

不过多时,景宸安被击退撞在神像下,吐出几口血,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玩儿真的是吧。”

那三条孽龙的护心磷被他生生拔下,用来抵抗神的力量。

孽龙龙体也被他吸食,大大加强了他的力量。

天河水牢的阵法太强他破不了,景宸安不甘道“我会回来的。”

他从天界缝隙逃走,只得藏匿于天地之间。

人间己过十年,李熙岸此前去过天界,不过因为修为不够进不去,也只好作罢。

便又回到人间,细细复盘景宸安幼时的生活。

“他好像没有被人教导过,景府所有人都认为他是孽障…若是远道真人不曾留下那二字,或许…这画境里也只有他父亲会怜爱他一些吧。”

家人的抛弃,是最大的问题,若是这世间多一些爱留给他,教导他,那便不会有邪神临世。

可如今寻不到他的踪迹。

母神曾说过邪神乃凡人修仙,就算死了元神也不会消散,所以便让我把他封在这画里。

到底有什么办法让他的元神消失。

魔界云雾殿。

“景洪,你说我如今该怎么处置你拿呢。”

景洪被吓得发抖,他看着站在大殿上的景宸安。

不知他又要想出什么法子来折磨自己,那两个没用的玩意儿,傻乎乎的找到这个贱种认他做主,却不想还是被他杀了。

“你不说话也没关系,让我想想呢…”他笑的像天真的幼童,“带你去个老地方。”

景宸安乘鸾车至景老太爷陵墓。

他一挥手,身后的小兵将坟挖开抬出棺材,刚要开棺,景宸安“唉~”了一声,“让他自己开。”

摆摆手让这些小兵退下去把景洪提过来。

景洪看着这场面颤颤的从地上爬起来,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怒吼道“你这个疯子!

贱种!”

身后的小兵本要冲上来缉拿他,却被景宸安示意退下,“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的生母生你本是要与我娘争宠!

谁料你娘死的早。

这个世上无人爱你这个贱种!”

他一顿含着泪说:“老太爷送你去修习法术也不过是因为厌恶你!

让你滚选些!”

这番话本是为了激怒他让这贱种好杀了了他,当年老太爷对他有愧,拼命补偿他,叫他好生羡慕,宫中的日子也并不是他想的那么光荣,他也不想贪赃枉法…“哈,哈哈哈哈。”

景宸安笑着推倒他,“你不开,我来帮你开。”

那日从魔鬼谷拿回的魂魄今日终于派上用场了,他掀开棺椁,重塑了景老太爷的肉身,违逆天道复活了景老太爷,降下天雷,一道道的劈在景宸安的身上,他享受着这痛即将要带给他的快乐。

“邪神。”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他愣了一下,转过头皱眉道“是你。”

又是那死水般的眸子,邪神毁天灭地的场景又在熙岸面前浮现出来,让她感到害怕本能的唤出化羽。

倒在地上的景洪连滚带爬的躲到熙岸身后,“求仙人救我!

求仙人救我!”

景宸安微微一顿,看着她道“你也是来杀我的?”

熙岸撇过头半垂着眼,过了一刹那他听到了她的回答“是”景宸安嗤笑一声“你杀不了我。”

以极快的速度了解了景洪,脖颈的血飞溅到即将要苏醒的景老太爷的脸上。

他掐着李熙岸的脖子,将她拖至到几米外,熙岸撞到树上,吐出一口血,还没缓过来景宸安掐着她的脖子将她提了起来,看着她如蝼蚁一般,他对她说:“做错事的不是我,他该死。”

熙岸强忍着痛“他死了你该很高兴吧。”

景宸安分神时,熙岸垂下的手中变化出断刃化羽,她使了十分力气朝着景宸安的胸口扎去。

景宸安松了手,熙岸倒在地上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景宸安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忍着疼痛拔出短刃扔在一旁,他愤怒的上前掐着李熙岸的脸,大怒道“看着我!”

李熙岸还是半垂着眼,景宸安将她的头掰过来正对着自己,滚烫的泪从眼角流下,落在了他的手上,“你不敢看我还是惧怕我。”

见她没回答,他松开手站起身,嗤笑当初的自己竟然觉得她便是来救自己的。

“把她带走,锁在牢里。”

……

小说《求求公子别黑化》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