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剑可斩妖除鬼

奇幻玄幻《我有一剑可斩妖除鬼》,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陆明渊陆婉柔,作者“花妖夜五”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如今刘真人已去云游了,我的疑惑怎么办?没人可以询问,唉!少年好看的眉头皱巴起来,他幽幽的叹息一声,他想到了电视里人家挥剑舞动的苏禾剑法,是那么的行云流水,如此的大家风范,他的动作非常到位,我如今练的剑法虽然中规中矩。可是不行,哪里总是觉得不对?少年出身于古武世家的家,陆家是百年世家了,由陆家为国家出...

免费试读

陆明渊把他简单的早点,那块香味四溢的葱油饼几口吃完,他又拿起来水壶喝了几口水。

此时他惬意的伸了一个懒腰,这很像舞蹈锻炼的一种动作。

陆明渊垂眸拿着帕子,他细心的擦拭手指的油污,帕子很好看,角落还绣着一朵花。

他心里琢磨,我这剑法才学三天,目前只是初步的练会,可很不纯熟,我得好好想想,究竟是哪里卡了。

我只会家族里的追星流火剑。

这套苏禾剑法可是我慕名已久的,好不容易我此番有机会和刘道长学了正宗的苏禾剑法,为何我自己练习起来,总觉得哪里不顺畅。

如今刘真人已去云游了,我的疑惑怎么办?

没人可以询问,唉!

少年好看的眉头皱巴起来,他幽幽的叹息一声,他想到了电视里人家挥剑舞动的苏禾剑法,是那么的行云流水,如此的大家风范,他的动作非常到位,我如今练的剑法虽然中规中矩。

可是不行,哪里总是觉得不对?

少年出身于古武世家的家,陆家是百年世家了,由陆家为国家出力的栋梁之材已经数不尽了…

到了陆明渊这一代,他是单传……

陆明渊打小天资聪颖,学什么都快,之前他擅长家族的追星流火剑,家传的剑法,他已经出神入化的使用。

陆家的孩子都注重学武。

他妹妹陆星月,女娃身子骨弱,每天娉娉婷婷的走路,妹妹生的容貌倾城,

有族人觉得拿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来形容她的美貌尚且有点描述不对,因为她比这词美十倍。

她生的雪肤冰肌,臻首娥眉,一双桃花眸里流转着星光璀璨的烂漫,她一笑仿若山花盛开之美。

陆星月是陆家的小公主,是茕玉女中的学霸,她的脑子里都是武功招式。

陆家的旁支有几个孩子很是活泼可爱。

他们男多女少,还有一个小妹妹,她叫陆婉柔。

婉柔身体很好,她小时生的像男娃性格,她大大咧咧的,没啥心眼子,整天围着她姐陆星月,婉柔喜欢做她的跟屁虫。

陆婉柔眉眼清丽,发育良好,她的形体玲珑有致的,婉柔喜欢着红衣,远远望着她就好像一团火焰似的。

她是玉雪聪明的女娃,只是发育的心理年龄略为迟缓,女娃只长了个子,不长心眼子,不懂人情世故。

好在陆家的家风清正,家主如今正在壮年,陆家上下都是一心的努力,所以无论陆婉柔多么傻乎乎,家族也没人妒忌和算计她。

陆明渊的亲妹妹陆星月生的极美,她比较瘦弱,星月和她的跟班婉柔两女孩站一起,那是两种不同的美。

陆婉柔擅长民族舞,她不喜欢舞剑。

星月没法练武,婉柔就充当了她的护花使者,陆婉柔没事就拉着陆星月在街上闲逛。

今天时间尚早,她俩这会还没出来,小姐俩平时总喜欢到湖边走一走。

陆婉柔喜欢水,她会对着湖面的烟波浩渺即兴跳一段高难度的惊鸿舞。

婉柔在飞旋之间,真的让周围的看者们瞠目结舌,许多人以为她是挂着威亚在空中转悠。

要说有武功确实占便宜,连舞蹈都比普通人更为美好又华彩。。

婉柔虽生的高壮,她跳起惊鸿舞的舞姿是非常的飘逸、柔美,果然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之感”。

陆婉柔跳舞时,她的腰身柔软的不可思议。

小婉柔平素最喜欢的是剑舞,她手里练舞的那把剑是一把桃木剑。

婉柔她对家里人说:“我还是别拿钢剑练舞了,若是我一个没注意,再把我哪给割伤了,那得多疼,那可是得不偿失,保险起见,我还是用木剑吧。

练完苏禾剑法的陆明渊,他无意中想到俩妹妹的性格和婉柔的童言稚语,他唇角弯了弯,陆明渊的眉眼里多了几分柔软和宠溺,他的星眸微眯,从喉咙深处溢出一声低笑…

陆家的两女娃是陆明渊的心尖子。

陆明渊忽然想起家里那几个笨弟弟,他有点心塞,他的表情有点凝滞…弟弟们学武的天赋不高,他们练习起来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

他教弟弟们学个普通的拳法,结果不是这位弟弟出拳的姿势不对,就是那位弟弟的抬腿不到位。

他们错了,还一直自满的跑来问他,估计傻弟弟们是想靠着天才的兄长,自己走个捷径,他们心里的意思是‘哥是天才,他有义务帮助这些后进的学徒’。

于是,陆明渊教了他们一遍又一遍,待几位弟弟的打拳姿势和动作不到位,他得耐住性子再教一遍。

他们不会陆明渊又教他们五遍。

结果陆明渊心塞的发觉,他已经教了这么多次,居然还有几人不会,学的慢还总是那两个娃子。

陆明渊觉得自己太心塞了,一样的都是陆家的孩子,为什么他们那么学武是如此的笨拙,为何自己一学就会,一点就通,自学家里许多典籍的功夫都是很轻松。

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感觉。

“一母生九子,九子各不同”陆家的血缘是一个样,娃他们是旁支,自己是嫡系,这并无太大的区别。

忽然,陆明渊的电话铃声响起来。

一阵曲调优美的音乐铃声,那歌词真是匪夷所思,就是。

所有的歌词就是两字,都是“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滴滴答答答。“

这是一段旋律的曲调各不同,只是歌词都是以“滴答”这个词儿来表达的,听着很悦耳,少年这手机铃声颇似我们流行的街舞曲子,充满现代的节奏感。

少年的身体随着音乐的节拍微微的晃动着,他拿着电话用左手直接点了电话的接听键,他清朗的声音响起来。

他道:“您好,何事寻我?”

话筒里传来一股极其好听的女音:“哥,你赶紧回家吧,要吃饭了,大伙都在餐厅等你呢!”

陆明渊听了这声音,他的眉眼瞬间变得温柔,他忙道:“嗯,我马上回去,星月你喝牛奶了吗?”

电话里的女音回复他之后,挂了。

陆明渊俯身收拾地上的竹篮,他站起来,少年俊朗的面容浮起来一抹思索之色。

他单手拎着篮子,无意中陆明渊回眸瞥了一眼湖里戏水捉鱼的鸳鸯们和那些贪吃的野鸭子。

他心里琢磨‘我还没吃过鸳鸯的肉,也不知那究竟是啥味,这鸳鸯我不能吃,那个野鸭子的肉,我也没吃过。

我要是弄两只野鸭回去,大伙儿一看我这动作,乃是非常不文明还会被众人举报我。

莫不如过几天去山里训练轻功时,我暗中弄几只野鸭来烤着吃,也算美事’。

陆家小儿此时心情甚是愉悦,他的背影看着身姿挺拔,自带一种优雅和自信的气息。

陆明渊一脸的轻松,他闲庭信步的走着…

湖水宛如幽蓝的翡翠,湖面在阳光的映照下波光粼粼,那点点的光芒里似有无数颗小碎钻在闪烁。

水面层层的涟漪,似乎想对众游人诉说点什么,湖边柳树依依,草坪上几颗蒲公英正盛开着浅黄的小花。

湖边几伙人在不同的位置享受美景,东边的运动场上是一群面脸汗水,正在踢球的青葱少年。

西边是石桌那里下棋的几位聊天的老者。

他身后的那几位聊天的老者,其中一人在暗中关注着练剑的那位少年。

玄衣老者的看他的眼神慈祥又带着喜悦,他常借助自己转身或换肢体动作时,他的视线就瞟向湖边,他心里很在乎不远处那位英姿勃发的少年。

他对少年是越看心里越喜欢,他觉得这少年天生就是为他徒弟而生的。

这娃娃天生就该是他的亲传弟子,老者心里唏嘘,半生过去了,他的关门弟子终于在这找到了。

少年在湖边笨拙的练着苏禾剑法,他就开始注意他了。

老人是苏禾派的一位长者,他会许多苏禾功夫里已经失传的真功夫,这会他已然相中了这位少年,他决定再观察几天然后去收徒。

他无聊的在这里坐着,听那蓝衣老者在那吹,那把绝世的好剑,说叫什么东阿神剑,他并不把这个秘密当一回事。

如今遇到这美少年,他心里是欣喜加狂喜,这如获珍珠奇怪宝的感觉,他心里这个美呀!

玄衣老者此刻仿佛已喝了一壶陈年老酒,啧啧,他真的是太开心了!

他心里属实是太舒服了!

清风徐徐,湖边的柳树随风轻轻摇摆着叶子,蓝幽幽的湖水很清澈,湖面的水鸟们淘气的动作平添几分生气。

几人望着湖边的美景,他们面色很好,心情也好。

红衣老者伸了个懒腰,他问:“大伙是散了,还是到我那去喝一顿?”

玄色唐服的老者迟疑了一下:“说改天吧,今天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我们明天有空在这再聚聚。”

他为什么还要在这聚呢?其实他就是为了那个舞剑的少年,他想再来观察娃娃几天后再去他家。

那边驼背的蓝衣老者,他一直叨咕:“你们怎么不去那口井附近看看,或许你们里的谁和谁,真是那个有缘人呢!”

旁边儿的几位老者唏嘘了两声,甚至有一位老者想吹声口哨,但是他考虑到自己岁数已经大了就算了。

大伙都认为这蓝衣的老七,他太死心眼,这是在哪个旮旯胡同听见这么一个狗血的传闻,老七还当真了。

小说《我有一剑可斩妖除鬼》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