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风流狂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

叫做《绝品风流狂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小说推荐,作者“花开彼岸”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林风张慧,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林风,你买这么多草药干什么?”张慧有些不解。“慧姐,你总不会想让我一辈子都是个瘸子吧?”林风笑道。张慧吃了几秒钟,这才反应了过来。“你是说要治腿?”林风点了点头...

免费试读


房里,当林风和张慧折腾了三次以后,这才终于消停了下来。

就在刚才,林风确信了一件事。

每次在和女人发生关系以后,他的身体都会在慢慢变化着,一种极为微弱的气在他的体内蛰伏,似要突破某重屏障,只可惜那重屏障太过坚韧,它根本难以突破。

换句话说,只要林风和异性亲密的次数越多,他体内的这种气也就越发凝实。

林风真的非常期待,若是那层隔膜被打破以后,将会出现何种变化呢?

穿好衣服,两人也从酒店了出来却并没有直接回村,而是来到了药材市场。

现在有了钱,林风当然要尽快治好自己的腿。

山上虽然草药很多,但对于治疗自己腿的一些其他辅助药材还是缺不少的。

很快的,林风花了一万多块钱买了自己所需的草药。

“林风,你买这么多草药干什么?”张慧有些不解。

“慧姐,你总不会想让我一辈子都是个瘸子吧?”林风笑道。

张慧吃了几秒钟,这才反应了过来。

“你是说要治腿?”

林风点了点头。

“谁给你治?找的哪个医生?”

林风伸出一根手指来,反向指了指自己。

“你?别开玩笑了,林风!我可不想让你出事!”张慧连忙紧张了起来。

要是换了其他男人的话,怕是没有林风这样牛犊子似的劲头!

“放心吧,我一定会治好自己的。”林风充满着无比的自信道。

“真的?”

“当然是真的!先回村吧。”

虽然现在有了钱,但林风却也没有太浪费,继续坐着公交车再步行回村,并没有打出租车。

等回到村子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村子里不少人知道林风和张慧两个人一起上城,一些闲言碎语自然免不了的。

“你们看着好了,他们两个今天怕是不回来了。”

“怎么?你吃醋了?林风虽然腿不好,但长的确实俊!要不晚上你去敲他家的门?”

“呸呸呸,你才想去吧!”

……

一群人口无遮拦的说着,而他们口中的正主也已经出现在了村口。

见到两人回来的时候,一群人再次一阵调笑。

对于这些人,其实大部分都是嫉妒羡慕的份,毕竟张慧挖出来了那么好的一根参,怕是要比有些家里一年的收入都要高了。

当即,有人便询问起了张慧野山参的事。

“五万块钱?可真多啊!”

听到张慧的话,几个人声音里说不出的酸溜溜的。

张慧身为一个寡妇,公公婆婆在小叔子家里照顾孙子,一年也回不来一趟。

平日里张慧经济困难,跟周围村民借了不少钱。

刚拿到钱以后,张慧趁夜便想着把欠钱给还了,这也是她跟白雪儿坚持要现金的原因。

张慧去还钱,林风自然也朝家里走去。

到家以后,林风先将那些草药放好,接着又用针灸开始治腿。

针灸治疗结束,林风再简单吃了点晚饭。

等到了晚上十一点左右,一阵轻微的敲门声再次响起。

林风嘴角一笑,莹莹来了!

林风给莹莹治病,说了要再连续治三次才行。

林风把莹莹引到房间里,刚一站定了身子,他便迫不及待了起来,伸手就把莹莹揽在了怀里,上下其手。

“侯怀睡了?”

莹莹口中嘤咛一声,再点了点头,“他又喝醉了。”

接着,林风也不再客气,一伸手,直接把莹莹身上扒拉干净。

莹莹是城里人,为什么会看上侯怀林风也不知道,更不想知道。

林风开始了长达一个小时的折磨。

结束后,林风这才开始给莹莹治疗。

一直等到后半夜,莹莹这才筋疲力尽的回到侯怀家去。

接下来,连续三天的时间,莹莹都是趁着侯怀醉酒熟睡以后才来找林风。

几天时间下来,林风对莹莹的兴趣已经全无。

毕竟,莹莹本来就是侯怀的未婚妻,虽然她长得还行,但跟张慧比起来也都略有不足,唯独占了个年轻苗条。

“明天你可以不用来了,你的病已经治好了。”林风边穿裤子,边如是道。

听到林风赶她走的话,莹莹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一下扑在了林风的身上。

“我明天……还可以来吗?”莹莹紧紧的抱住林风。

“怎么?你不怕让侯怀知道?”林风笑说着,手也在莹莹身上抓摸着。

“侯怀哪能跟你比?跟你比起来,他就算是个男人!风哥,你要是愿意,我……”

“打住,千万别!”林风连忙拦住了莹莹准备继续说出来的话,“只要不让侯怀发现,你以后想再来我这也行!但你是侯怀的女朋友未婚妻,我们可什么关系都没有,也不会有,知道嘛!”

莹莹听到这里,也才终于死心。

见到莹莹离开以后,林风刚准备回房,陡然间再见到了一道人影在墙头不远处。

林风也不出声,直接朝着墙角的方向追去。

对方察觉到林风追了过来,也连忙逃遁,只可惜她即便逃走却也没林风的速度快。

“站住!”

林风一伸手,直接抓住了对方,而且抓到了一处很柔软的地方!

小说《绝品风流狂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