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濒临死亡儿媳妇却忙着陪白月光

小说《我濒临死亡儿媳妇却忙着陪白月光》是作者“程震”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程震黄燕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儿子走出餐厅那一刻,看到迎面走来的警察,很是惊讶。警察把手铐戴到黄燕手上,说:“黄燕,你的情人程震都交代了,你在银行工作期间,私自收客户红包,甚至是开后门给客户,非法利用职务谋取私利。我们现在依法带你回局里接受调查。”黄燕被警察戴上手铐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儿子...

我濒临死亡儿媳妇却忙着陪白月光 精彩章节试读


9

程震被带走调查,黄燕约儿子见面。

儿子本来不想来的,是因为我临死前嘱咐他不要跟黄燕冷战。

黄燕把一份遗嘱推到儿子面前,有些愧疚:“对不起蒋介,这才是爸真正的遗嘱,是我鬼迷心窍听了程震的话伪造的。爸那些财产都是属于你的。他从来没有嫌弃你这个儿子。他对我好也只是因为你喜欢我。”

儿子握着那张遗嘱,有些动容,可是说出口的话就像刀子:“黄燕!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用!爸都死了!你知道他死前还握着我的手说什么吗?”

“爸说,如果你跟我过得不开心,他让我把一半财产留给你,让你后半辈子无忧无虑。”

“可是你呢!你居然说爸是阴暗自私的小人!我真的是替爸不值!”

黄燕低垂下头颅,沉默了。

她没办法原谅自己的那些行为。

更没办法选择逃避。

儿子走出餐厅那一刻,看到迎面走来的警察,很是惊讶。

警察把手铐戴到黄燕手上,说:“黄燕,你的情人程震都交代了,你在银行工作期间,私自收客户红包,甚至是开后门给客户,非法利用职务谋取私利。我们现在依法带你回局里接受调查。”

黄燕被警察戴上手铐那一刻,回头看了一眼儿子。

儿子指着黄燕,叹了一口气,说道:“黄燕,爸这辈子光明磊落,你倒好沾了爸的光进了银行不好好求上进,搞这些歪心思。爸这辈子名声算是被你毁了!”

听着儿子的吐槽,黄燕每一步都走得艰难。

她被警察带上警车那一瞬间,抬头冲天空,像是看我大喊:“对不起爸爸!”

我面无表情地目送黄燕离开。

心里是无法言说的痛快。

坏人做了坏事,总该要得到一些惩罚。

黄燕因为贪污罪,被判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一向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黄燕在监狱的日子并不好过。

她经常被狱友排挤,经常去刷马桶。

有一天,她刷马桶闻着味恶心得把饭菜都吐出来了。

遭到了狱友的一顿毒打。

精神很快变得崩溃,整个人疯疯癫癫的。

洗马桶的时候,竟然把头整个埋进去,还挥舞着双手,像是在游泳。

嘴里还在喃喃自语:“蒋明,你快看!我我会游泳了!”

“蒋明对不起……”

黄燕挥着挥着,突然一下子头沉了下去。

等被人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手里还抓着我送她的草莓发卡。

只是生了锈,染了血。

再也没有了起初的天真烂漫。

10

我的葬礼定在了雨天。

因为我生前最喜欢下雨天睡觉。

儿子特意为我选了这个天气。

我不喜欢热闹,

来给我送行的人不算多。

几个要好的工友,还有走得近的三两个亲戚朋友。

儿子把我最爱喝的米酒给我倒满,伤心地说道:“爸,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和你赌气的!”

“爸,黄燕在监狱溺水身亡了,你在那边可千万别再被她缠上了。”

说着说着,一个女人来了。

她是黄燕的妈妈黄翠玲,她出了名的不讲道理。

她一脚踢开我墓碑上的酒瓶,还有祭品。

她骂骂咧咧道:“蒋介你媳妇进监狱了你怎么可以不去救她!你这个人还有没有良心啊!你有空在这看一个死人还不如去救我女儿!”

儿子一听这话笑了,言辞嘲讽:“阿姨,黄燕为什么进的监狱你不知道吗?我爸死了我不来他墓前尽孝难道要去为一个死了的凶手守墓吗?”

黄翠玲一听这话,眼神飘忽了一下,很快就抓住儿子的衣领,质问他:“你你你再说一遍!我女儿她怎么了!你要是敢骗我!我把你爸坟给你撅了!”

儿子无视她的威胁,淡淡地说:“阿姨,你听好了,你的女儿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又帮助程震害死了我爸,伪造了假遗嘱,最后在牢里精神失常溺水身亡了!”

“你要是还觉得是我和我爸对不起你女儿,那我只好报警了。”

黄翠玲往后倒退了一步,嘴里在说:“不可能!我女儿那么乖巧懂事!你肯定在说谎!”

儿子见黄翠玲不依不饶,烦人得很。

请了保安将人赶了出去。

黄翠玲离开的时候,在我的祭品上踩了好几脚。

还吐了唾沫,骂我死得好。

儿子被我教育得好,一向不与恶妇纠缠,只是把那些脏了的祭品丢到垃圾桶,说:“爸,对不起,是我没用,让无关紧要的人打扰了你的安宁。”

我摸了摸儿子的头顶,说了一句:“儿子还记得我爱喝米酒,我很高兴。”

紧接着我看到儿子跪在地上,对着我的墓碑磕了几个响头。

儿子抬起头的时候,我看到了满面泪水。

是思念也是不舍。

儿子哭着对我说:“爸你什么时候带我去画画啊!”

我手搭在他肩膀,想要说些什么,

可是我已经死了,

没办法手把手教他画画了。

他的遗憾,我恐怕是没办法圆了。

想到此,我灵魂不知道为何,虚晃了两下。

夜半时分,我陪着儿子一路回到家门口。

儿子把钥匙插进门里,却迟迟没有进去,抬头望着我的位置说:“爸,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托个梦给我,让我再和你见一面。”

我眼泪汪汪看着儿子,肯定地点了三下头。

梦里,我看到了我和程震在游乐场上班的那一次,

程震跟我说,老张身体不舒服,回家休息了,让我来修一下过山车。

我跟他走到了过山车中间,正想找他要个螺丝刀,

他人已经跑到了过山车前头,扬了扬手里的钥匙,冲我大笑:“蒋明叔叔!你就老实待在那吧!只有你死了!升职加薪的名单才会只有我一个人的名字!”

我背着工具箱,快速往回走,

可是一推安全门,发现被反锁了。

我拼命拍打那个门。

但是程震无动于衷,

他冷笑着按下了过山车机器按钮,

我没办法逃离,只能和过山车一起同归于尽。

临死之前,我还听到了黄燕的呼喊声,只是她并不是来救我的。

我跟着过山车坠落地面那一刻,我看到黄燕扶着程震坐上了救护车。

程震嘚瑟的表情真的很让我伤心。

随着一声巨响,我彻底失去意识。

我来到儿子床前,看着儿子憔悴的面容,

我忍不住抚摸他的眼角,那里还有几滴未干的眼泪。

他是哭着睡着的。

我心疼儿子,钻进了他的梦里,

梦中是一处开满向日葵的花地。

幼时的儿子穿着牛仔背带裤,举着画笔朝我跑过来:“爸爸!我想画向日葵!你能教我吗?”

我揉揉儿子头发,慈父般笑着说:“当然可以!快坐在小板凳!爸爸手把手教你画出漂亮的向日葵!”

儿子握笔的姿势很正确,学的很用心。

一笔一划,不出半个小时,一朵向日葵浮现纸上。

我欣慰地接过儿子的画笔,在纸的下边添了一行字。

花朵再美,不及家人身体健康。

蒋明赠言。


小说《我濒临死亡儿媳妇却忙着陪白月光》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