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太子宠妾》是作者“侯胜文”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侯胜文谢楚湘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那天,湘研宫内殿几十个宫人,杖毙的杖毙,下狱的下狱湘研宫是皇上亲自提的牌匾我的腿好像绑上了几十斤的铅块,每走一步,都累出一身的汗脑袋里的求生念头让我硬生生的爬到了太医院明明只有五百米的距离,我却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手指更是血肉模糊“娘娘!来人!”听见惊呼声,我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再醒来,手指上一抽一抽地疼身侧是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小宫女被我动...

太子宠妾

阅读最新章节


这句话说出来的瞬间,我感觉身子都轻松了。

一直压在心口的桎梏终于松了一个口子。

太阳大得刺眼,我有些看不清前路。

脑子里却在回想侯胜文被皇子算计的场景。

我一直做着双面间谍,给那皇子一些不轻不重的消息。

久而久之,他也发现了不对劲。

侯胜文早有对策,他让我放出他即将下江南的消息,给皇子刺杀的机会。

那皇子给我一小包粉末,放在茶水里无色无味,可使人半个时辰失去力气。

我本想让他假装中药了,不真的下药。

但他觉得可能还有人在暗处盯着我们,让我把药下在他每日必喝的牛乳里。

这药我查过,按皇子给的剂量,放倒一头牛都没有问题,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的侯胜文。

所以我自作主张地只放了一半。

但就这一半,也差点让他去鬼门关。

夜晚,我紧张地躺在床榻上,竖起耳朵听隔壁的声响。

以摔杯为号,我负责给他叫后援。

老皇帝很早之前就赐给了侯胜文一支暗卫军队,足足百人,个个骁勇善战。

其中的头领尤甚。

他就是我们计划中最关键的一环,只要被他抓到皇子刺杀的现行,那就有了人证。

而我,也会有一个专门的替身,替我承担下药的罪名,替我去死。

“啪!”

我几乎是从床上一跃而起,冲出门去大喊:“来人呐!有人刺杀太子!”

无数道暗影从天而降,撞开木门。

里面的场景让我牙呲欲裂。

侯胜文心口插着一把刀,血迹融进暗红色的床榻。

他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嘴角还挂着一抹释然的笑意。

我记不清那三天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烧了足足三日,整个人跟泡在水里一样。

我不敢顺着他,可又不忍他难受,终是褪尽衣衫陪他翻来覆去。

那药根本不是什么软骨散,而是情药。

所以侯胜文没有一点抵抗力,哪怕是一半,也可让他致死。

再加上胸口的伤,即使没有正中心脏,也是命悬一线。

我第一次借用了系统的力量,救了他一条命。

以二十年为限,肚中孩子为筹码。

这攻略任务本是三十年期限。

从那之后只剩下十年。

但他的身体还是留下了暗伤,催情之物不能碰,否则有丧命的风险。

可对上他醒来的依赖的目光,我心底的欣喜掩藏不住。

“媚儿,做我的太子妃可好?”

8

这句话我记了十年,当时的承诺终究是算不得数。

这些年练习的武术这时倒是派上了用途。

我穿过一条条石子路,第一次嫌弃后宫的宽敞。

碍事的裙摆被拎起,悬在膝盖处,娇小的绣鞋上沾满污迹。

这是他送我的十八岁生辰礼物。

可等我冲进养心殿,里面空无一人,就连个看门的小太监都没有。

我转身对上跟过来的徐公公眼睛,他摸了摸鼻尖。

“皇上人呢?”

“娘娘······”

他似乎是有些尴尬,抿着嘴角,谄媚地弓着身子靠过来。

“娘娘,皇上他需要休息。”

我第一次摆架子,怒目睨着他。

“所以呢?”

“娘娘还是不要打扰皇上的好。”

他头垂得更低了,都快要贴上膝盖。

我怒极反笑,拿出免死金牌。

“带我去见皇上!”

徐公公顿时身子抖得像筛糠一样,匍匐在地上,不断磕头。

“是······”

东暖阁突然一下重物落地的声音,我连忙往那边跑,顾不上掉落的鞋子。

东暖阁的侧门有打开的声音。

我几乎咆哮道:“拦住他们!否则你们人头落地!”

手上的金牌相当于圣令,这是侯胜文在皇宫所有人面前给我的权利。

之前藏匿起来的小太监们连滚带爬地往那边冲。

一个女人拖着脸色绯红的侯胜文,试图从窗子翻出去。

我握着刀冲过去,直接扎进她的后心。

那人闷哼一声倒地,熟悉的面容让我愣怔。

身后杂乱的脚步声随着一声娇喝冲进我的耳膜。

“皇上!”

我喉咙瞬间腥甜,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女主谢楚湘回来了。

与此同时,系统里电流声格外清晰。

9

想带走侯胜文的人竟然是十年之前就该死亡的小青梅。

她没有死,再次出现在这里。

路姚姚是侯胜文的青梅,也是最初的太子妃人选。

可路家后来没落,路姚姚也愈加神经质,几次三番在侯胜文的吃食里下药。

那次侯胜文差点死亡,也有她的手笔。

所以,她就是选好的替身。

不知道她怎么还活着。

再次睁眼,我看见的是倚在床边的侯胜文,他手上还捏着一个木雕。

木雕未经过打磨,有些粗糙。

床边还有没清理的木屑。

我嘴角微勾,还没有询问,系统的电子音突然传来。

宿主,你昏迷了两个时辰,天黑了。

是啊,天黑了,我只有一日可活了。

脑子抽疼。

“醒了?”

我有些艰难地抬眼,对上那双黑眸,笑了笑。

“累了吗?歇息歇息?”

他嘴角紧抿,看着有些生气。

我移开目光,努力忽视他脖颈处的抓痕,心里难免悲凉。

“路姚姚处死了,你······”

我长舒一口气,定定地看着他,“我怎么了?”

他顿了顿,没有再说什么。

只是给我掖了掖被角,端来人参汤,示意我张嘴。

喂完他就离开了。

门口的小宫女将打磨好的木雕送进来。

看我的眼神带着怜悯。

就连来送赏赐的徐公公都顶着熊猫眼,对我说了句对不住。

我忍不住发笑,摸着黑出了宫殿。

这里不是冷宫,我喜欢爬上冷宫的屋顶看月亮,有种自由的痛快。

我仰躺在屋顶上,听着下面小宫女聊天。

“害,娘娘也是红颜薄命。”

“眼看着要升位分,身子却垮了。”

“就是,这不是便宜了湘研宫那位。”

原来这就是侯胜文给我赶工做木雕的原因啊。

下面的对话还在继续。

“明日那位就要成皇后了,我们还是少说点不好的。”

“是啊,被发现就是死路一条。”

本就不太清晰的脑袋犹如遭受锤击,皇后······吗?

“不说了,还要去温池伺候呢~”

这小宫女话语里带着调笑。

我却听懂了里面的意味,怕是温池里要红浪滚滚。

所以,那个木雕是这些年来的补偿吗?

我脑子痛得很,根本不能思考。

鼻尖一热,点点猩红落在瓦片上,在黑暗中并不醒目。

侯胜文,还有一刻钟便是我的生日了,你在哪里?

男主和女主就是注定的一对吗?

我不知道。

我踉跄间从角落爬下房顶,往宫门走去。

有金牌在身没有人敢拦我。

小说《太子宠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